罗贝尔特•马列•巴塞特(Roberta Malee Bassett):STEER模型下的高等教育:构建惠及大众的弹性体系

2022年07月12日 14:42        点击:[]

大家好!今天很荣幸代表世界银行参加“2021年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我将为大家介绍世界银行在高等教育方面开展的工作,以及我们如何通过开发新政策框架来支持各成员国和利益攸关方,推动21世纪高等教育改革。

2021年9月,世界银行发布了《STEER模型:构建惠及大众的高等教育弹性体系》报告。STEER是一个缩略词,S指多元化战略体系(Strategically Diversified Systems),T指技术(Technology),E指公平(Equity),另一个E指效率(Efficiency),R指弹性(Resilience)。正如我们所知,高等教育发展一直由现行准则所引领,缺乏一套关于高等教育改革的目标体系,而STEER模型则提出了明确的政策方向。

我们首先要思考什么是高等教育,以及为什么要投资高等教育。过去,世界银行很少讨论有关高等教育的话题,因为这通常是大学和传统教育机构的关注点,而我们更关注完成高中教育后的正规教育,其中包括非大学形式的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毋庸置疑,我们应该将高等教育视为教育的重中之重。因为,首先无论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如何,高等教育都有助于促进世界各国的共同繁荣,而且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员工受雇机会更多、工资更高、更能适应经济冲击。高等教育的投资回报率是最高的,在低收入国家尤其如此。所以,实现高等教育对社会和个人都大有裨益。

在全球范围内,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从2000年到2013年,全球入学人数翻了一番。我们原以为新冠肺炎疫情会对入学情况造成影响,但实际上高等教育入学人数仍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一旦经济开始复苏,这种增长速度预计将延续下去甚至再次加速。当然,全球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不同地区还存在着巨大差异,例如北美毛入学率大约是80%,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毛入学率大约是9%。世界银行对此非常担忧,因为随着全球经济越来越向知识产业等倾斜,那些高等教育入学率低、无法输出高素质劳动力的国家就会越来越落后。实际上,一个国家内部也存在着这种差异。调查显示,在法国收入前20%的人群中,65%的人接受了高等教育,而收入后20%的人群中,这一比例仅为30%;在印度,该比例分别为40%和5%;在塞内加尔则为8%和0。

面对这种情况,世界银行一直努力支持高等教育的发展。早在1963年,我们就开始投资教师培训。此外还采取了其他形式来支持高等教育改革,例如关注公共部门发展、技能和就业能力提升等问题,但最关注的还是教与学的问题。2015年以来,我们在高等教育领域管理着超过9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涉及276个项目,几乎覆盖了世界上每个地区。其中,我参与的全球教育实践项目管理着大量的高等教育投资,同时也有很多农业、社会保障等领域的投资。

我们希望通过STEER框架来塑造21世纪的高等教育。STEER模型的第一个要素是多元化战略体系。它的目标是,让所有教育机构都能够为学生实现目标提供所需的支持,并服务政府的战略规划。例如为学生在终身学习的任何阶段提供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的机会,或是提供短期课程帮助学生掌握某项技能。

第二个要素是技术。众所周知,疫情爆发后远程教育变得尤为重要。我们如何支持各国加快发展、如何消除技术在疫情期间所扩大的数字鸿沟,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数字鸿沟的问题,但也让人们发现了潜在的机会。

第三个要素是公平。我们要帮助那些准备好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获得平等的教育机会,一方面是横向公平,即进入大学和获取学位的能力;另一方面是纵向公平,即学生基于兴趣而不是其他因素来选择学校和专业。每个人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都应有机会接受教育,并且不同类型的教育机构和不同阶段的教育所提供的学习机会,均应具有同等价值。

第四个要素是效率。较高的运营效率可以确保教育系统运行良好、管理得当、设计精细、战略明确,所以我们会关注整个高等教育领域的运作效率。我们从机构收集数据,为机构、决策者和利益相关者提供公开获取数据的渠道,让他们能够充分利用数据资源。

最后一个要素是弹性。在疫情前,我们没有太多考虑过“弹性”问题,但现在大家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支持教育系统和机构提前做好面对各种冲击的准备。这些冲击不只是疫情,还可能是气候变化、政治、战争或者难民问题。为了帮助这些系统和机构建立弹性机制,我有几点建议:一是认真规划。高等教育机构的领导者应关注并定期推动高等教育质量评估,提前制定应对不确定性因素的策略。二是提高机构的多样化。多样化能够促进创新并降低面对冲击的脆弱性,例如若有一个强大的在线学习平台,即便不具备线下学习条件,学生们仍然可以继续学习。三是提升灵活性。全球高等教育改革一直非常缓慢,而如果能提高学习的灵活性,那将能够帮助学生获得更多学习的机会和选择。

综上所述,我们需要从多元化战略体系、技术、公平和弹性四个角度入手,做好应对冲击的准备,塑造21世纪的高等教育。我们的高等教育愿景是促进公平增长、提高社会凝聚力、巩固社会民主基础以及推动学生进步,这一切都要通过发达、完善、管理健全的社会教育部门来提供。

【本文系世界银行全球高等教育负责人罗贝尔特•马列•巴塞特(Roberta Malee Bassett) 6月26日在2021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主论坛上的报告】

(来源: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官网;网址:https://www.cahe.edu.cn/site/content/15282.html)

上一条:迈克尔•墨菲(Michael Murphy):2030高等教育愿景

下一条:邓肯•马斯克尔(Duncan Muskell):大学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关闭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黄河南路399号 邮编:223800

江苏省宿迁学院发展规划处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