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肯•马斯克尔(Duncan Muskell):大学国际合作的重要性

2022年07月12日 14:40        点击:[]

近年来,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幸运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有发达的通信技术,使得大学能继续开展很多工作,例如通过网络技术给学生授课、开展研究,或者像今天这样“相聚”在一起。50多年前,墨尔本大学的杰出历史学家杰弗里·布莱内教授出版了《距离的暴政》一书,这部著作讲述了由于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而远离大多数国家,距离给当地居民造成的挑战和问题。如今,我们通过数字通信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距离带来的问题。今天,我将围绕跨区域远程合作这一话题展开论述,因为这关系到各个国家一流大学间的合作。我们可以思考如何通过合作建立校际连接、解决当前和未来潜在的挑战,以及如何通过与国内外高校合作来提高工作质量。

首先,我想谈谈如何开展国际学术合作。大学应该优先关注人与人的交流和学术合作,因为这两种交流活动日渐增多。作为领导者,我们应积极推动正式或非正式的交流,鼓励员工、学者和学生重视这些交流活动。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人类正面临着全球性挑战,而大学可以发挥独特作用找到解决方案。

传染性疾病和气候变化就是世界正在面临的两个重大挑战。传染病是我的研究领域,因此过去几十年里,我一直关注着该领域研究人员取得的非凡成就。继中国之后,墨尔本大学的多尔蒂(Doherty)研究所第一个在实验室中复制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病毒,产出了大量数据帮助其他国家了解病毒情况,并协助各地公共卫生局抗击新冠肺炎。我相信,出席本次论坛的科学家都在积极应对新冠肺炎,其中也包括社会科学家,他们在应对人类重大挑战中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新冠肺炎疫情警示我们,瘟疫、流行病和很多危险的疾病,一直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很多物种发展史上的一个威胁,之前很多人忽略了这些威胁的存在。这次警示更加凸显了大学间开展联合研究的重要性,因为大学掌管着人类最重要的知识,开发和应用这些知识就是大学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我认为,大学领导者应鼓励研究人员加强与全世界同行的交流、合作,以扩展专业知识开发、拓展和应用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要与学生分享这些知识,因为他们在我们的大学里接受教育。

未来几年,气候研究是另一个可能通过合作研究取得巨大突破的领域。无论是从气温变化的科学角度,还是从各国适应不同新能源政策制度这一社会科学角度,现在仍有许多问题有待探索。这是各国政府一直在谈论的话题,也是全世界人民非常关心的话题。一方面,为了控制全球气温变化,我们不得不减少碳排放量。另一方面,为满足人们对经济发展的期望,我们不得不提供必要的能源供给。同时满足这两项需求的挑战需要我们加强国际合作,平等对话,并发挥大学和研究人员的作用。为实现这一目标,墨尔本大学2021发出了“墨尔本气候未来”倡议,以推动跨学科研究人员就气候变化问题开展更深入的对话。在气候研究方面,开展更深入的跨学科国际合作是人类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当今世界面临的挑战远非任何一所大学或一个国家能独自应对的,这使得国际合作变得至关重要。

应对传染病和气候变化这些挑战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大学做出独特贡献的重要领域。同时,大学在文化方面也发挥着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人失去了生命、时间和机会,但科学家、公共卫生局和医学研究人员在延长寿命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我们无法回避一些重要的哲学问题:保护生命的目的是什么?保护的生命和文化于我们而言有什么意义?鉴于疾病给社会带来的各种负担,如何看待与疾病斗争所涉及的道德挑战?这些不一定是实证问题,但它们是大学研究人员,特别是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的研究人员需要思考并引导我们去解决的重要问题。在墨尔本大学,这些领域的研究人员对“人何以为人”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这个问题在全世界都存在争议,学者们在激烈讨论诸如人文主义、后人类、人类及后人类伦理等概念。鉴于当今世界的情况,今天的人类似乎需要一个全新的哲学和伦理框架,或其他框架来帮助我们共同应对社会挑战。各国学者在社会科学和人文领域发挥着关键作用,引导我们思考人类面临的深刻问题。在这方面,国际合作同样也至关重要。事实上,开展跨文化和跨国合作对探索解决此类问题大有裨益。如果来自不同文化、拥有不同传统、追求真知的学者能够共同思考这些深刻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很可能得到比独立研究更清晰的答案。在这方面,大学的作用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在我看来,今天参加这次论坛的所有大学都期望与当地政府、企业和社区尽可能多地开展合作。有些工作只有大学能做,或者说至少比政府、企业或其他团体做得更好,例如推动研究和教育达到更高的水平。当今世界对教育研究的需求日益增长,大学领导者更应该把与其他国家的伙伴建立合作关系,作为最优先考虑的事项。当然,这也是我在墨尔本大学、在澳大利亚倡导的做法。在漫长的历史中,为了迎合企业和社区的利益,政府的运作方式发生了许多变化,而大学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情。今天,我们对全球性解决方案和全球合作的需求越来越大,数字时代也为我们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合作机遇,我们将进入一个光明的新阶段,是我们重新起航的阶段。

尽管现在仍面对着新冠肺炎等诸多挑战,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一直不变,我们专注于追求知识、追求真理,从深层次上来说,我们对宇宙、对世界、对自己仍充满质疑。希望全球大学能一起抓住这一新阶段带来的机遇。

【本文系墨尔本大学邓肯•马斯克尔(Duncan Maskell)校长6月26日在2021高等教育国际论坛年会主论坛上的报告】

(来源: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官网;网址:https://www.cahe.edu.cn/site/content/15284.html)

上一条:罗贝尔特•马列•巴塞特(Roberta Malee Bassett):STEER模型下的高等教育:构建惠及大众的弹性体系

下一条:别敦荣:应用型高校的办学理念与建设路径

关闭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黄河南路399号 邮编:223800

江苏省宿迁学院发展规划处    管理入口